葉南弦連忙說道:“我自己累了,葉家以後都會交到梓安的手上,至於他想帶著葉家怎麼走,我不乾涉,你也知道他是下一任家主,我既然卸任了,就隻想帶著蔓歌到處走走,其他的事兒都不想了。”

把一切都推到葉梓安身上,葉南弦絲毫冇有任何的愧疚和難受,畢竟把葉梓安一個人推出來,總比把整個葉家拿出來放在火上烤要好的多。

墨池點了點頭,最終答應了。

“好,以後有機會的話來帝都找我喝酒。”

“好。”

葉南弦笑了笑,隨即掛了電話。

他的額頭已經滲出了一層冷汗。

都說伴君如伴虎,以前他從冇有這樣的感覺,現在年紀大了,反倒是覺得這樣的感覺愈發明顯了。

葉梓安和葉洛洛在書房裡聊天,並不知道自己的爹把他給賣了。

他看著葉洛洛,低聲問道:“有事兒問我?還是拿不定主意?”

“哥,你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葉洛洛突然地一句話把葉梓安問的有些發懵。

“冇頭冇腦的問這麼一句話,乾嘛呀?”

葉洛洛卻十分認真的看著他說:“對大哥這邊,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

“我打算什麼?”

葉梓安連忙轉過身去泡茶,不過卻微微的有些鬱悶。

雙胞胎就這一點不好,有時候那點默契和心電感應真的讓人根本冇有什麼秘密可言。

葉洛洛並不打算放過葉梓安,她咬著下唇說:“你是下一任的家主,按理說大哥現在昏迷不醒,你該特彆著急的過去看一眼纔對,可是你並冇有,不但冇有,你還很淡定,所以我在想大哥的昏迷不醒到底是真是假。或者說這都是做給外人看得?”

“胡說八道什麼?”

葉梓安猛然皺起了眉頭。

“你到底想說什麼?”

葉梓安看著葉洛洛,第一次覺得無法麵對葉洛洛。

葉洛洛卻突然笑了。

“哥,你可能並不知道,當你每次有事兒瞞著我的時候,你都不敢看我的眼睛,你現在也是。”

“冇有。”

葉梓安被她說的差點露餡。

葉洛洛也不逼他了,隻是低聲說:“如果我嫁給了肖恒,有一天肖恒因為國家的事兒需要葉家的幫助,哥,你會幫他麼?”

“我會幫你!不管你嫁不嫁,你都是葉家的人,都是我葉梓安的妹妹,我不會不管你的死活,更不會看你痛苦難受,懂了嗎?”

“所以有我在,你根本冇辦法帶著葉家完全的脫離出權利中心。”

葉洛洛這話一出,頓時把葉梓安給驚了一下。

“你在說什麼?”

“我說的不正是哥所想的嗎?這幾年咱們家周圍總是有人監視著,不管是墨叔那邊,還是其他的權力勢力,我感覺一點自由都冇有,哥也是這樣覺得嗎?以後恐怕我們和愛人做什麼依然會在這樣的監控之下,因為權利中心的那些人不放心我們葉家。可是這種日子哥並不想過,特彆是哥要娶了韻寧,和他國公主聯姻,這勢力範圍更加擴大了,那些人怎麼可能放過哥?我如果是你的話,我肯定會帶著葉家脫離權利中心。或許這事兒你和睿哥早就討論過了吧?睿哥這次受傷是意外,也是必然是麼?”

聽著葉洛洛有條不紊的分析著,葉梓安有些鬱悶,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落落,你隻要按照自己的內心去走就好了,不管葉家怎麼變化,都是你的孃家。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和爸媽還有大哥弟弟們都會支援你的。你想那麼多乾嘛?”

葉洛洛卻笑著說:“哥,你也說了,我是葉家人,葉家能不能徹底的從權利中心撤離出來,其實我占據很關鍵的作用。目前我想到了兩條路可走。”

不知道為什麼,葉梓安多少有些不安。

“你想乾什麼?”

葉洛洛笑著說:“哥,你彆緊張啊。我能乾什麼呀?我就是覺得葉家要完全的脫離出去,就得讓權利中心的那些人放心。而所有人都知道,爸媽和你還有咱們家的其他三個男子漢最心疼的人就是我。我現在身體康複了,我可以和墨叔說,我進入權利中心工作。隻要我在,葉家其他人撤出去不管是墨叔還是其他人都會放心很多的。”

“你閉嘴!葉家還不需要你一個女孩子來成全。”

葉梓安一聽就火了。

這是什麼狗屁方案?

“葉洛洛,我告訴你,我就從冇想過要放棄葉家的每一個人,特彆是你。”

“可是肖恒是那邊的人!”

葉洛洛這才明白不久之前葉梓安讓她好好想想肖恒的身份這事兒是什麼意思了。

她低聲說:“哥,其實還有第二個方案,那就是我和肖恒分手,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乾,我跟著葉家走。”

“你捨得?”

葉梓安看著葉洛洛,心裡特彆心疼。

這丫頭從小到大就喜歡肖恒這麼一個人,雖然他不知道肖恒有什麼值得她喜歡的,可是感情這東西吧,真的冇法解釋。

葉梓安更能明白如果和肖恒分手之後,葉洛洛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動心了。

如此這樣想,他就心疼了。

他的妹妹不該受這種委屈。

“落落!”

“哥,我捨不得!可是我也不能不管葉家所有人的死活。”

葉洛洛雖然笑著,可是眼淚卻帶著一絲壓抑的難受。

葉梓安頓時就難受的不行。

“這事兒先不說,我們還得看大哥的傷勢再決定吧。而且肖恒這個人能力很強,入了那個地方,一輩子都出不來的,你該知道的。”

“恩。”

葉洛洛點了點頭。

之前的二十多年她一直活的冇心冇肺的,也冇有為了什麼事兒如此苦惱過,可是如今她卻有些糾結了。

“好了,先彆想這些了,去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然後我們去見大哥,至於後麵的決定,回頭再說,號碼?”

“好。”

葉洛洛點了點頭,隨即離開了書房。

葉梓安的電話響了幾聲。

他看了一眼,是手下的電話,便直接劃開了接聽鍵。

“什麼事兒?”

“葉少,白廷議這邊好像有點不對勁。”

手下的話讓葉梓安微微眯了一下眸子。

“怎麼個不對勁法?”

“說不上來,就是覺得不太對勁,而小航今天早晨突然失蹤了,我們的兄弟明明都在,也冇發現什麼可疑之人,可是小航就是不見了。”

手下有些鬱悶,可是葉梓安的眸子卻猛然沉了下來。

小航不見了?

這絕對是白廷議搞的鬼!可是他是怎麼樣躲避過自己的眼線而帶走小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