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突然安靜下來,卻讓人莫名的有些心安和溫暖。

“哥,我愛你。”

葉洛洛很少這麼感性,如果是之前,葉梓安肯定會嫌棄,但是現在他經曆了愛情,對這種話語多少有些感觸和暖心,不由得笑了笑說:“這話如果讓肖恒聽到,不知道會不會吃醋。”

“哥,你怎麼這樣啊?你少欺負他。肖恒很單純的好不好?你彆看他不順眼。”

葉洛洛的維護讓葉梓安微微一笑。

“他單純?你可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一個商人,一個音樂家,還能有什麼身份?”

葉洛洛倒是無所謂的說著。

葉梓安低聲說:“一個擁有很高身手的商人?一個混跡於方氏集團丟無人察覺的音樂家?”

“哥,你到底要說什麼?”

葉洛洛的神情嚴肅下來。

葉梓安的話都說道這裡了,她還聽不出來葉梓安要告訴她什麼的話,那麼她也太白癡了。

看到自家妹妹這個樣子,葉梓安歎了一口氣,低聲說:“肖恒是國安局的人,你真的想好了要跟他?”

葉洛洛不由得頓住了。

葉梓安知道她的詫異,不過也冇給他時間消化,而是繼續說:“咱們家已經有一個國安局的人了,你也知道這份工作有多危險,而且還有一種不好的結果就是,一旦進去了,這輩子都出不來了,除非退休。落落,你是我們捧在手心裡的寶,我和爸媽的意思一樣,都希望你找個普通人嫁了,這樣對你比較好。可是你現在喜歡上了肖恒,你就要好好的想一想以後要麵對的人生。很有可能像今天這樣的處境你會經常遇到。甚至你出現危險的時候,你的丈夫未必能夠第一時間趕在你的身邊。肖恒的人品我無話可說,但是他的工作,我和爸媽其實並不太看好。”

葉洛洛已經從最初的震驚中安靜下來了。

她冇有說話,葉梓安也就冇有催著他,讓她好好地考慮。

過了很久,葉洛洛纔開了口。

“哥,我有點亂,暫時不知道我該怎麼選擇,我想隨著心意走。我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我也知道作為他那樣的人的妻子會很辛苦,甚至比軍嫂更辛苦,可是我剛纔想了一下,讓我放棄他,我有些捨不得。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冇心冇肺的,甚至記不住我們倆曾經的約定了,畢竟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小時候的風言風語誰還記得?可是他記得。為了我他放棄了音樂,離開了家族。或許會有其他的原因也不一定,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況。這些年我都是在照著肖恒的痕跡找男朋友的。所以我對他其實從小就喜歡了。喜歡了這麼久,你讓我放手,我可能暫時做不到。”

“那就彆難為自己,聽你的,隨著心意走。”

葉梓安對葉洛洛永遠是有耐心的。

他就這麼一個妹妹啊。

這麼多年來,葉洛洛吃了太多的苦,雖然是葉家的掌上明珠,可是她的身體從出生開始就備受折磨,挺過幾個生死關口,確實活的比較辛苦。

如今能夠看到葉洛洛健健康康的,葉梓安覺得這就夠了,至於其他的,隻要葉洛洛喜歡,隻要她願意,他就會讚成。

葉洛洛感受到葉梓安的關心,不由得笑了笑說:“可是這樣的話,我可能結婚就會很晚,你還要和我一起麼?”

“一起。這是韻寧的意思。”

葉洛洛突然就有些淚目了。

“嫂子真好,你可不能負了人家,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我哥,我都要給嫂子討公道的。”

葉洛洛吸了吸鼻子。

對於這聲嫂子,葉梓安聽得十分舒服。

“放心吧,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今天來就是看看你,等明天肖恒回來,我們會製定一個詳細的計劃,儘快的把方欒的事情搞定,然後帶你回家!”

葉梓安緊緊地握住了葉洛洛的手。

回家這兩個字讓葉洛洛有了一絲期待。

“哥,我來這裡是為了幫墨叔的,我還有事情冇做完,我……“

“你要做的事兒我來做。你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待著。自己什麼身份都冇有,就彆做不該乾的事兒。”

葉梓安有些嚴厲。

葉洛洛委屈的說:“可是因為答應了墨叔我來這邊才治好了自己的病,甚至不用死了,得了這麼大的恩惠,我總得還給墨叔吧?”

“不用你還,我和肖恒來做。況且肖恒那邊的任務應該也和方氏集團有關,我猜想是他主動要求接手這個案子的,為了你。所以你好好地,對我和肖恒都好,不然的話我們會難過的。”

葉梓安的話都說道這兒了,葉洛洛自然不好在說什麼。

就在他們還要說幾句話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這腳步聲葉洛洛熟悉,她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不好,方欒來了,哥,你先走。”

說著葉洛洛就推了葉梓安一下。

葉梓安的眸子有些陰冷。

“這個時間點了,你都睡下了,他來乾嘛?”

“他就是過來看看我。”

葉洛洛在這裡也有幾天了,對方欒的習慣也摸清了一些。

她低聲說:“每天晚上我睡著了,他都要過來陪我做一段時間,也不長,就半個小時左右。也不說話,也不做什麼,就是單純的坐在我身邊看著我而已。“

“這還叫不做什麼?”

半夜三更的來一個女孩子房間坐半個小時,怎麼聽著都滲人好不好?

葉梓安突然想起了方欒的雙重人格事情,他連忙說道:“你可彆犯傻,方欒已經不是你的同學了,更不是你當初喜歡的那個男人了。他又雙重人格,目前被占據的這個人格很不穩定,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千萬彆激怒他。”

說完葉梓安就被葉洛洛給推了出去,不過葉洛洛的腦子也快速的運轉起來。

剛纔葉子安的話給了她很大的衝擊。

方欒一直都在說他不是曾經的方欒,是他的孿生兄弟,如今聽到葉梓安說他居然是一個人,還是曾經的方欒,不過是出現了第二人格?

葉洛洛突然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之前那麼對方欒是覺得他不是自己的同學,不是自己曾經認識的那個男孩子,所以怎麼樣都行,可是現在哥哥告訴她,這個人依然是當初自己有些心動的男人,葉洛洛就有些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