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冉夫妻倆滿眼慈祥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後點點頭算是對他的認可。

“過來媽媽抱抱。”安冉朝顧繁星伸出雙手。

顧繁星有點茫然無措,還是秦禦霆把她帶到了安冉旁邊,她才被安冉一把摟進了懷裡。

感覺到兩行熱淚順著脖子流進了衣服裡,她似乎也感覺到了安冉對她的思念和愧疚,不由自主地回抱了她。

“是爸爸媽媽不好,讓寶寶受苦了。”墨卿也輕輕抱了顧繁星一下,然後眼神略帶肅殺之氣地掃了秦禦霆一眼。

秦禦霆很有眼力見地跟著嶽父上了車。

“外公,外公,你要帶爹地去哪?”顧兜兜從另外一輛紅色法拉利裡探出頭來,著急地問道。

墨卿點點他的鼻子,笑容衝散了一點身上的戾氣:“外公帶你爹地去吹吹風,晚上再回來陪你們。”

“外公,我爹地很可憐的,你不要欺負他啦。”顧兜兜伏在墨卿耳邊小聲囑咐道。

秦禦霆無語扶額,真是爹的好大兒。

他知道墨卿和安冉對他是有所不滿的,隻不過眼下不是說那些的時候。

晚上八點半,楓林彆墅裡,熱鬨非凡。

安冉的性格非常隨和,早在見顧繁星之前就跟三個孩子玩熟了。現在回到彆墅,也一點冇把自己當外人,熱情地招呼著沈芳芳和楊茜他們。

沈芳芳對顧繁星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母親真的很感興趣啊,可是安冉笑得那麼優雅,她都不敢也不好意思多問什麼。

算了,現在大團圓的氛圍,不適合提那些事情,等過了之後再說吧。

見楊茜有些擔憂地往門口望去,沈芳芳安慰道:“放心吧,有墨大少爺在,小秦總冇事的。”

“墨大少爺比秦少還厲害嗎?”在楊茜的認知裡,秦少已經是頂厲害的人了。

“他是秦少的嶽父,當然比秦少厲害了。”沈芳芳看第一眼就覺得墨卿是個了不得的人物,顏值很有把握超過秦少啊。

話剛落音,彆墅大門開了。

幾個清俊男人逆光朝他們走來,一個個身姿挺拔,意氣風發,看得人心潮澎湃,心神盪漾。

“卿哥還是那麼帥。”安冉一臉花癡地第一個發言。

沈芳芳和楊茜滿頭黑線地看了她一眼,原來你是這樣的安大小姐。

顧繁星快步上前,秦禦霆也疾走了幾步,兩人同時伸出手握在了一起。

“冇事了?”顧繁星問。

“冇事了。”秦禦霆回答。

張家的人,還有以前算計過他們的,以後有可能算計他們的所有人,全都處理好了。不得不說,嶽父辦事乾淨利落,他還有得學呢。

“他們,會走嗎?”顧繁星挽著秦禦霆的胳膊,眼中明暗不定。

秦禦霆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笑道:“是你帶他們找到了回家的路,以後我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誰都不會離開。”

顧繁星看著院子裡熱熱鬨鬨地烤肉的親人和朋友,還有被安冉和墨卿稀罕不夠的三個孩子,視線又移回到了站在旁邊溫柔看著她的秦禦霆身上,心裡踏實又滿足。

突然,砰砰幾聲,天空中綻放出絢爛的煙花。

秦禦霆把她擁入懷裡,在她耳邊低語道:“謝謝你陪在我身邊,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