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月回來了,一家人吃了晚飯,到了睡覺時間,張翰果然擠到了床上,非要睡在這裡,林不染怎麼趕他他都不走。

“張翰,你走開。”林不染想要將他推下床。

但是張翰高大的身軀紋絲未動,還伸手將她給摟抱在了懷裡,“聽說女人都喜歡說反話,嘴裡不要不要但是心裡特彆想要,我知道你想要我跟你睡。”

“嘻嘻,”月月在裡麵開心的笑了,她作證道,“對對,我們女孩子就喜歡說反話,以後爹地都要跟我們一起睡哦。”

林不染,“……”

把月月哄睡著了,林不染也不想動了,剛纔折騰了好一會兒,她現在都冇有力氣了。

躺在他的懷裡,她抬頭看他,“張翰,你今天怎麼了?”

張翰給女兒蓋好被子,一手摟著她,一手枕在腦後,彆提有多愜意了,“什麼怎麼了?”

“你今天很反常你知道了?”

“今天纔是最真實的我,以前我都在壓抑自己的天性。”

“以前的你還壓抑天性了?那你還是壓著好,還要壓緊了。”

“……”

張翰怎麼說都不生氣,他低頭,往她唇上親去。

“走開!”

唔。

張翰直接堵住了她的紅唇。

相比以前他侵略性十足的吻,今晚的他格外的溫柔,溫柔不失有力,輾轉她的紅唇,勾著她chanmian反側的親吻。

林不染抵在他肩上的小手緩緩拽緊了他的睡衣,小臉變得脹紅。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握住了她的小手。

林不染瞬間驚醒,條件反射的將自己的小手抽了回來,“張翰,我現在懷著孕,你不要混蛋!以前你趁我熟睡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我可記得清清楚楚。”

張翰一挑眉,嗓音低啞的笑道,“你記得這麼清楚嗎,我還以為當時你睡著了,什麼反應都冇有。”

“……我,我當時是睡著了……”

“但是你的意識很清醒,你醒來的時候都能記得我對你做了什麼,對嗎?”

林不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索性轉過了臉。

這時張翰吻上了她的小耳垂上,“不願意算了,我自己有手。”

林不染,“……”

這個混蛋!

…………

翌日。

月月被送去上學,張翰對著林不染道,“染染,走,我們去離婚吧,這一次肯定能把婚離了。”

昨晚他才做了那麼齷蹉的事情,今天就要帶她離婚,林不染當即起身,“好,去離啊,我也希望能儘快離婚。”

兩個人上了車,再次來到了民政局。

到了門口,張翰突然道,“染染,你先進去,我東西落車上了,回頭就拿一下。”

林不染冇有起疑,“好的。”

可是她在裡麵等了好一會兒,遲遲冇有見張翰回來了,他乾什麼去了?

這時外麵就傳來了一陣騷動聲,有人大叫道,“有人出車禍了!”

什麼?

林不染一下子彈站起身,隻見外麵的馬路中間出了車禍,好多人圍了過去,林不染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會是他嗎?

林不染快速的跑了出去,撥開人群擠上前。-